清泠

【侦探永宜系列】处女案Ⅲ

前言: 

注意: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随时断更 

———————————————————————————

 

一般来说,发现尸体的时候,到场的法医会现场测量尸体的肝温,以此来推断死者的大致死亡时间范围,而死者死亡时间的具体范围,需要回到法医室进行详细的解剖、分析,才能得出。

 

此时距离案发不过三个小时,法医给出的数据必然是根据现场测量肝温推断出来的,但是,法医推测的时候,是否有将这个因素考虑进去呢?

 

“余警官,”我叫住了正在指挥部下的余警官,他停顿了一下,回过头,“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他点点头,回了句“等我五分钟”后,继续和部下说着被打断前的事。

 

就在余警官部署的时候,我开始在房间里面打转,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刚刚那个疑点,或许会是突破口,但是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无意义的事实。

 

“有什么疑问么?”余警官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索,我愣了片刻,回过神来。“是的,我想知道,推断死者死亡时间的依据。”保险起见,我还是一步步的询问。

 

“法医测量肝温、根据尸体的情况推断出的。”

 

“那么法医推断的时候,是否有考虑过死者死亡的时候正在发烧的情况?”

 

“没有。19:00-19:30这个数据是以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女性作为依据推断的。”

 

“是吗?可是我觉得,或许死者在死亡的时候,体温并不是正常的36°-37°,而是正处于发烧的状况呢。”

 

我看着余警官,试图从他的面无表情的脸上,找到一丝丝的松动。

 

“怎么说?”他没有立刻质疑、立刻反对,而是要求我给出推断的理由。

 

我把桌子旁边的废纸篓拿到他的面前,开始一点点的分析。

 

一般来说,废纸篓里面会有大量使用过、揉成一团的纸巾,会有三个想法:1、感冒了,因此会消耗大量的纸巾擦鼻涕;2、吃过什么会有大量碎屑、油渍的食物,在事后需要擦干净桌面、手指、嘴角;3、碰倒了杯子,需要纸巾去拭干液体。

 

但是在案发现场,仔细检查纸篓里面的纸巾,发现纸巾上是有粘稠的不明液体,而非食物残渣、油渍,也不像是纸巾在吸收大量水分、干透之后的硬,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

 

“但是,就凭这个……”一个在旁边违规的警察忍不住开口了,“未免有点牵强?”

 

“而且我们没有找到类似于药品之类的,如果发烧的话怎么样肯定会吃药吧?”第二个警察插嘴了。

 

我看了一眼余警官,他依旧面无表情,不说话。

 

“药,当然是有的。”我站起来,敲了敲沾了血液的桌面,指着那个凹陷形状的边缘。

 

“药瓶,就放在这里。”我说道。

 


 

整个案发过程的模拟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凶手来到了死者的房间,一言不和发生争执,凶手一怒之下用水果刀从正面刺向了死者的腹部,然后拔出。拔出的时候大量的血液喷出,书桌桌面、地面、还有凶手的身上,必定会沾到血液。拔出刀后的凶手因为身子不稳,撞到了桌子边缘,碰倒了桌面上沾着血的药瓶。凶手擦掉了刀上的血迹和指纹,把刀丢掉,那么药瓶……也一定就在附近。

 

如果确定了死者确实是在发烧,那么,之前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也就不准确,死者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要比推测的时间要提前1-2个小时。

 


 

“是的,你说的没错。”听完我的分析,在其他警察还在思考的时候,余警官从他的大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用透明袋装着的药瓶。

 

是退烧药,而且几乎是满的。

 

“现在法医正在对死者进行解剖,力求得出最精确的死亡时间。在这之前,他给出的推测是,死亡时间大概是在17:45-18:15之间,和你估计的差不多。”

 

一边说着,余警官把透明袋交给一边的法证人员,“推理的很不错,比想象中的要好。”

 

我愣了一下,疑惑的看了一眼苍,又看回余警官,原来……我刚刚说的那些他早就猜到了,之所以不告诉我,是打算考验一下我?

 

--------------------------------------------------------------------------

 

回到家,洗完澡,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的时候,已经将近1点。以往的这个时候早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但是此时此刻,脑中依旧回想着数小时之前发生的事。

 

不是没有疑惑过,为什么余警官会如此的信任,如此的毫无保留。直到最后,谜底才揭开:原来他一直都不信任我,只是因为我是苍带来的,所以才给我一次考验的机会。

 

仔细想想真是觉得不甘心,但是又无法进行辩驳。

 ——对于余警官他们来说,我是一个外来者,不知底细的人。我若不展现自己的能力,又怎能获得他们的信赖,想必,对于苍来说,也是如此。


那么我所要做的,就非常明了——我要赶在警方之前破案。 


TBC

   
评论
热度(1)
© 清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