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泠

【侦探永宜系列】处女案Ⅱ

前言:

注意: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随时断更

————————————————————————————

苍说:“有没有兴趣,像你哥哥一样,成为一个侦探呢?”


我和哥哥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作为一个私生女,我是在9岁那一年才见到同父异母的兄长。励志成为侦探的他因为理想不为家里人所理解,于是选择了离家出走。

比我年长6岁的兄长对于自己的未来已经有了明确的规划和目标,成为侦探,接下一个个或者简单明了,或者匪夷所思的案件,手把手教了我很多东西。

就在我以为能一直跟在他的身后学习的时候,他和好友接下委托,出海、遇难,生死不明。


苍的到来,带给我的,会是一个机会,还是一个陷阱?


“好。”几乎没有太深入的思考,我就答应了她。

“我想。但是我不是为了成名,我是想要通过侦探的渠道,找到他的下落。”

---------------------------------------------------------------------------


在我以为需要等上那么一两个月才会收到苍的消息的时候,她通知我,有案件了。

她和警方的合作非常微妙,中间的弯弯绕绕也不曾说明。

当我来到她告知的地点时,已经有好几个警察守在那里。


4月11日,这是我接到的第一个案件。


晚上22:15,苍带着我走进房间,这是一个约40平米的客厅,素色的布艺沙发上坐着一个40岁的中年女性,一脸惊恐。

原本坐在她身边男性警察站起身,朝着我们走来。


——余文景,31岁,重案组一组组长,一个身材矮小相貌普通的男性。


“案件发生在几个小时之前,”自我介绍之后余警官面无表情的说,“死者是一位26岁的单身女性,第一案发现场就是左手边的房间。”说着,他指了指一边被封锁线隔离开的房间。

“第一发现人是死者的房东,”他侧过头让我留意了一下那位坐在沙发上战战兢兢的女性,“今晚20:30的时候,房东从外面回来,发现家里的门开着,租客只有死者,于是她去敲死者的门,发现被锁上了。接着,她用备用钥匙打开了房门,才发现死者倒在地上。”

“门被锁上了,房间里也找不到钥匙,我们可以推测是凶手拿走的。死因是腹部被扎了三刀导致失血过多休克死亡,凶器——是放在这个客厅里的一把水果刀,现在已经在楼下的垃圾桶里面找到。根据法医的初步尸检,死者死亡时间大约在今晚的19:00-19:30。”

余警官对于第一次见面的我就这般毫无保留,把案件的线索都告诉了我,让我感到很惊讶。我本以为,警方对于我这种非专业性质的侦探,应该是抱着怀疑、排斥的态度的。

但是,没有。

他只是冰冷冷的、公事公办一般的把线索一一告诉我。

嫌疑人有三个:

一个是死者的前男友,两周前分手了,据说案发当时正在自己家里看电视,没有人证;

一个是死者的朋友,两人关系有些微妙,案发当时刚刚离开下班公司没多久,同样也没有人证;

一个是死者的上司,存在着很正常的竞争关系,案发当时一个人开车在江边兜风,也没有认证。

现在这三个人都在隔壁的房间里,等待着警方的下一个指示。


我走进死者的房间,站在门口。

这是一个很小、但是布置的很温馨的房间,米黄色的床上用品、雪白的墙壁、红木的书桌和书架。死者就倒在床边,面朝书桌,有相当大量的血飞溅到了桌子上。凶手是从正面将水果刀刺进死者的腹部,可以推测,当时凶手是站在书桌旁边,死者则是更靠近床。

两个小时的时间,足以让法证人员把现场的痕迹清理出来。

书桌的抽屉被拉开,里面的资料被翻的乱七八糟的。不锈钢杯子被打翻在地上,万幸的是里面似乎没有多少水,只有杯口有浅浅的水渍。飞溅在桌子上的血迹在法证人员的处理下,已经清晰的显示出来,比较让人在意的是,血迹的一侧边缘有很明显的弧形凹陷——像是原来有什么东西放在那里。

移动目光,我看向桌子底下的垃圾筐,里面有大量被揉成一团、沾着黏糊不明液体的纸巾。

然后,我立刻明白了——那个弧形凹陷是怎么造成的。


TBC

   
评论
热度(4)
© 清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