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泠

学者65的特职剧情有毒…不是很懂你们公肥的审美…

30级转职成龙骑的剧情,不得不说大师兄真的中二

今日5060

忍不住吐槽一下,今天的5060有毒,用诗人打的50大冰壁,初见骑士和召唤,奶妈白魔,t全程脸开,不拉面向,小怪最多拉3只,有时还1只1只拉,气的奶妈全程本分,老二路上我忍不住抢开拉一波,白魔才能炸神圣,老二面向乱拉,不喷小怪,雪球一个都没有,歌都不能唱,挂完毒再多打几下就要ot,老三艰难打完,和奶奶说了句辛苦了,真的是辛苦奶妈

人生中第一只豆豆柴!!

【全职同人】遗迹-3

*特殊传说背景,大量私设,OOC

*慢热,剧情流,大概会是all叶

*更新不定,欢迎捉虫

*遗迹:12

 ——————————————————————————

这是一个远远超出罗辑想象的世界。

不是超能力,不是白日梦,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存在着另外一个世界。

据说,在很久很久之前,只存在一个世界,后来,因为种种缘故——或许是因为时间流逝的必然性,或许是因为人类对世界和自然的破坏,或许又是因为其他的原因——分裂成了两个世界。罗辑从出生到长大所在的世界,被称为“原世界”,意味“原来的世界”;而另外一个则是“守世界”,“守护自然力量的世界”。

世界分裂之后,守世界保留着原来世界中几乎所有的种族和力量,原世界原本存在的各种力量渐渐的消失,到现在只有偶尔才会出现具有“力量”的人,例如罗辑。

 

“所以……你是说,”罗辑扒了扒被他弄乱的短发,“我是……有……”

“有力量的人。”少女苏沐橙笑眯眯的替他补充完整。

罗辑的脸红了红:“但是这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苏沐橙理解的笑了笑:“我明白,这种连同世界观一起被打碎的感觉,很不好,是吧?”看着罗辑慌慌张张的否认,她没有继续为难。“那这样吧,你回去好好想一下?如果实在无法接受的话,我们就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好?”

 

目送罗辑离去,苏沐橙的微笑渐渐淡去。她收拾了一下桌面,微微侧过头。

“叶修,你回来啦?”

持伞青年——叶修——叼着烟,懒洋洋的摊在沙发上,含糊不清的说:“是啊,沐橙,那小子来过了?”得到苏沐橙肯定的回复之后,叶修吐出一口烟,眯起了眼睛,像是要睡着一样。

 苏沐橙也没有继续追问,她相信叶修,也相信那个少年一定会再来的。

--------------------------------------------------------------------------------

罗辑现在陷入了天人交战。

 那一日,苏沐橙所说的一切,他不敢相信,却又忍不住去回想,想要找人倾诉,但是又怕被人当做骗子。

或许,换做是其他16岁的少年,在得知自己拥有与众不同的“力量”的时候,大概早就兴奋的手舞足蹈了吧。然而……现在得知一切的是罗辑,一个唯物主义者,未来的大科学家。

回过头,罗辑苦恼的看着桌面上的纸——正面是青年留下的地址,背面是少女写下的时间——和一个小巧的护身符。

苏沐橙给了他七天时间来思考,然后护身符是给他随身携带的,避免再出现半夜撞鬼的事件。罗辑一面感激对方的体贴,一面却又觉得有些可惜。自从那天在酒吧里的会面之后,罗辑一直随身带着护身符,他曾三次半夜走过那条小巷子,却没有再遇到什么灵异事件——这让十分想弄清楚一切的罗辑感到沮丧。

 转头看向窗外,距离七天的期限,只剩下一天了。

“罗辑,去吃午饭不?”

“去!”

“速度,不然晚了没东西吃了。” 

 罗辑抓起背包,回头看了一眼还在桌面上的护身符,咬咬牙,决定今晚不带出去。

 

T大的食堂伙食还算不错,据说是学校董事为了自己正在T大读书的宝贝女儿特意准备的,物美价廉,去年还上过报纸,被评价为良心食堂。

 “哎……饱了饱了。”把餐盘里的东西吃的一干二净的室友伸了个懒腰,然后拍了拍肚皮,说道:“哎,罗辑,我觉得我们学校食堂,还真是不错。你不知道,那天我同学来我们这吃了一次午餐之后,就和我哭诉,他们那的食堂是有多么多么的难吃,又贵又难吃。”

罗辑笑了:“不是说我们学校董事特意为他女儿弄的吗?”室友耸肩:“谁知道呢,不过反正我们是享了口福。”说着,室友又大大的伸了个懒腰。“也不知道这位千金小姐是谁,有这么好的老爸。不过我觉得她肯定没有来食堂吃过,那些大小姐们,不是都喜欢去高档的地方吃饭来凸显自己嘛?”罗辑努力的想了想,放弃的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是谁。”

“不想那么多啦,罗辑,我一会要去打工,你先回宿舍吧?”

“嗯,我先走了。”罗辑摇摇手。但是,他没有回宿舍,而是走向了实验楼,他决定做实验到晚上,然后……再走一次那条小巷。

 

罗辑是数学系的学生,一旦投入数字的海洋中,就会完全屏蔽外面的世界。他的导师给了他一道题目,没有限定解决的时限。依照以前,罗辑在拿到题目的时候就会废寝忘食,专心致志去研究。

结果,第一天的晚上,就因为研究得太晚,为了走捷径回宿舍而撞了鬼。

现在,已经差不多有结果。

数字好像有生命一般,罗辑将他们排列、组合、拆分,用来验算的草稿纸换了一张又一张,太阳从正午的头顶渐渐西下,阳光也透出暖暖的橘黄。

罗辑又撕下一张草稿纸,舔了舔下唇,才发现自己早已口干舌燥,杯子里的水,早已喝完。

“居然已经这个时候了。”罗辑苦笑的拍了拍自己的头, 只剩下最后一步,只要计算出数据,就能得出结论了。但是,罗辑没有继续下去,他对自己信心满满,吃完饭,再要两个小时,就能大功告成。

——然后,进行下一个实验。

收好草稿纸,罗辑走出大楼。

 

晚饭之后,已经是晚上7点多,9月的H市已经天黑了。

校道两边的路灯照亮了前面的路,T大有个让罗辑非常不能理解的布局——从食堂走向实验楼居然要穿过音乐学院的音乐室。

 “这是什么破布局啊,”周围没有什么人,罗辑毫不客气的吐槽,“难道设计的时候没有考虑过他们唱歌弹琴的声音会打扰到我们做实验的么。”

罗辑话音刚落,身后的音乐室就想起钢琴声。

一边走,一边听,罗辑突然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居然停下了脚步,完全沉浸在音乐之中,直到停止。

“不行,我还没算完呢,得赶紧。”猛然醒悟过来的罗辑匆匆跑向实验楼,没有留意整个音乐楼从头到尾没有一间琴房有点亮灯光。

 

乌云渐渐密集,遮掩住皎洁的月亮。

阴影里,一个齐肩短发的漂亮少女,静静的靠着琴房的门,手里把玩着一颗——红色的宝石。

 

 

——————————————————————————

TBC

【全职同人】遗迹-2

*特殊传说背景,大量私设,OOC

*慢热,剧情为主,CP未定

*更新不定,欢迎捉虫

*遗迹:1

——————————————————————————

罗辑,男,16岁,T大研究院数学系的学生,从小在数学方面展现超乎常人的天赋,认为世界上一切的异像都能用科学解释,是一个标准的唯物主义者。

此时,未来的数学家、大科学家的三观,再次遭到刷新。

“这究竟是什么啊——”罗辑跌跌撞撞的跑在幽黑的巷子里,然而平时慢走不过10分钟的路程,此时变得异常漫长,原本闪烁在巷子尽头宿舍楼的灯光也渐渐隐去。

罗辑欲哭无泪的意识到,他又遇到了上次的那个“鬼东西”。

 

——不过,这次的好像和上次的不太一样。

已经怕到不行的罗辑此时有些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敢去研究和对比,大约是流淌在血管里的好奇因子在发作。

 

嗯,这次的有明显的轮廓,头发还是黑色的,但是脸很白——很正常,鬼的脸都是白的——等等,但是这次的为什么眼球也是灰白的?

“那个……给我……”反白眼球的女鬼步步逼近,嘴里还在念叨着什么。“快给我……我要……”作为正常人的罗辑表示,他的脑电波无法和女鬼搭上线,完全不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

“那个……我不知道在说什么啊,我我我我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吞了口水,罗辑鼓起勇气回应。

谁知,他的话刚说完,对方像是进行了某种化学反应,整个躯体以不正常的形式鼓胀了起来。

“咦,小同学,怎么又是你?”

救星一般的天籁之音在罗辑头顶想起,后者一听,两眼含着泪泡,像是要哭出来的看着他。

和上次一般,青年穿着运动衫,扛着巨大的长柄伞,嘴里叼着的烟似乎还没点着。

“啧啧啧,回头你让哥瞧瞧,你是不是惹上什么脏东西了。”

对方笑着从墙上跳了下来,空着的手揉了揉他的头发。

“不过现在……”先把这家伙解决掉吧。青年抬起持伞的右手,亮起枪口,银色的子弹倾泻而出。

 

--------------------------------------------------------------------------------

T大研究院位于H市的郊区,环境优美风景宜人,9月的气温很舒适,带着浅浅的湿气的微风,很适合在周末的时候外出行走。

罗辑拿着昨晚分别前,对方留下的地址,左看看右看看。

 

“这是地址,”青年从口袋里摸出纸和笔,刷刷刷的写下几行字,“明天中午12点之前,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就来这里找我吧。”

罗辑接过纸条,低头看了一下。“青梅路……兴欣小屋……诶,这不是我们校外的……?咦,人呢?”罗辑抬头,却发现对方已经不知所踪。

 

 兴欣小屋其实是一间酒馆,外表很不起眼,狭小的门夹在两家饭馆中间,基本上没什么人气。罗辑有听同学提到过,但是这还是第一次来。

推开门,里面的光线很昏暗,空气中还漂浮着灰尘,烟和酒的气味混杂在一起,罗辑捏住鼻子,瞬间后悔这么莽撞的推开了门。

“啊,欢迎光临。”

清脆的女声响起,罗辑扭头,看见一个茶色长发的漂亮少女从吧台后笑眯眯的看著他,“不过,我们这里不招待未成年哦,小孩子不能喝酒。” 

罗辑的脸刷的红了。

“啊……不,不是的,我是来找人的。”

掏出青年留下的纸,递给少女,少女疑惑的歪歪头,低头看了看。罗辑有些忐忑,毕竟对方只是留下一个地址而已,这样莫名其妙的邀约……一般人都会觉得是骗子吧。

然而,少女只是把酒馆的门锁上,然后朝他招了招手,“来,这边走。”

罗辑在看到她锁门的时候,心就猛的一跳,想着不会是遇到诈骗集团了吧,现在眼见少女招呼他往楼上走,罗辑更是有些怕。

但是……

那两个惊魂之夜,无法用科学去解释的“鬼”,开枪的持伞青年。

好奇心终究是压过了害怕,他用力的握了握拳,跟在少女的身后,走了上去。

——————————————————————————

TBC

【侦探永宜系列】处女案Ⅲ

前言: 

注意:小学生文笔,没有逻辑,随时断更 

———————————————————————————

 

一般来说,发现尸体的时候,到场的法医会现场测量尸体的肝温,以此来推断死者的大致死亡时间范围,而死者死亡时间的具体范围,需要回到法医室进行详细的解剖、分析,才能得出。

 

此时距离案发不过三个小时,法医给出的数据必然是根据现场测量肝温推断出来的,但是,法医推测的时候,是否有将这个因素考虑进去呢?

 

“余警官,”我叫住了正在指挥部下的余警官,他停顿了一下,回过头,“我想问你几个问题。”他点点头,回了句“等我五分钟”后,继续和部下说着被打断前的事。

 

就在余警官部署的时候,我开始在房间里面打转,希望能找到更多的线索。刚刚那个疑点,或许会是突破口,但是也有可能只是一个无意义的事实。

 

“有什么疑问么?”余警官突然打断了我的思索,我愣了片刻,回过神来。“是的,我想知道,推断死者死亡时间的依据。”保险起见,我还是一步步的询问。

 

“法医测量肝温、根据尸体的情况推断出的。”

 

“那么法医推断的时候,是否有考虑过死者死亡的时候正在发烧的情况?”

 

“没有。19:00-19:30这个数据是以一个身体健康的正常女性作为依据推断的。”

 

“是吗?可是我觉得,或许死者在死亡的时候,体温并不是正常的36°-37°,而是正处于发烧的状况呢。”

 

我看着余警官,试图从他的面无表情的脸上,找到一丝丝的松动。

 

“怎么说?”他没有立刻质疑、立刻反对,而是要求我给出推断的理由。

 

我把桌子旁边的废纸篓拿到他的面前,开始一点点的分析。

 

一般来说,废纸篓里面会有大量使用过、揉成一团的纸巾,会有三个想法:1、感冒了,因此会消耗大量的纸巾擦鼻涕;2、吃过什么会有大量碎屑、油渍的食物,在事后需要擦干净桌面、手指、嘴角;3、碰倒了杯子,需要纸巾去拭干液体。

 

但是在案发现场,仔细检查纸篓里面的纸巾,发现纸巾上是有粘稠的不明液体,而非食物残渣、油渍,也不像是纸巾在吸收大量水分、干透之后的硬,那么,只有一种可能性——

 

“但是,就凭这个……”一个在旁边违规的警察忍不住开口了,“未免有点牵强?”

 

“而且我们没有找到类似于药品之类的,如果发烧的话怎么样肯定会吃药吧?”第二个警察插嘴了。

 

我看了一眼余警官,他依旧面无表情,不说话。

 

“药,当然是有的。”我站起来,敲了敲沾了血液的桌面,指着那个凹陷形状的边缘。

 

“药瓶,就放在这里。”我说道。

 


 

整个案发过程的模拟其实再简单不过了。

 

凶手来到了死者的房间,一言不和发生争执,凶手一怒之下用水果刀从正面刺向了死者的腹部,然后拔出。拔出的时候大量的血液喷出,书桌桌面、地面、还有凶手的身上,必定会沾到血液。拔出刀后的凶手因为身子不稳,撞到了桌子边缘,碰倒了桌面上沾着血的药瓶。凶手擦掉了刀上的血迹和指纹,把刀丢掉,那么药瓶……也一定就在附近。

 

如果确定了死者确实是在发烧,那么,之前法医给出的死亡时间也就不准确,死者真正的死亡时间,应该要比推测的时间要提前1-2个小时。

 


 

“是的,你说的没错。”听完我的分析,在其他警察还在思考的时候,余警官从他的大衣口袋里面掏出了一个用透明袋装着的药瓶。

 

是退烧药,而且几乎是满的。

 

“现在法医正在对死者进行解剖,力求得出最精确的死亡时间。在这之前,他给出的推测是,死亡时间大概是在17:45-18:15之间,和你估计的差不多。”

 

一边说着,余警官把透明袋交给一边的法证人员,“推理的很不错,比想象中的要好。”

 

我愣了一下,疑惑的看了一眼苍,又看回余警官,原来……我刚刚说的那些他早就猜到了,之所以不告诉我,是打算考验一下我?

 

--------------------------------------------------------------------------

 

回到家,洗完澡,躺在软绵绵的床上的时候,已经将近1点。以往的这个时候早就进入了深度睡眠,但是此时此刻,脑中依旧回想着数小时之前发生的事。

 

不是没有疑惑过,为什么余警官会如此的信任,如此的毫无保留。直到最后,谜底才揭开:原来他一直都不信任我,只是因为我是苍带来的,所以才给我一次考验的机会。

 

仔细想想真是觉得不甘心,但是又无法进行辩驳。

 ——对于余警官他们来说,我是一个外来者,不知底细的人。我若不展现自己的能力,又怎能获得他们的信赖,想必,对于苍来说,也是如此。


那么我所要做的,就非常明了——我要赶在警方之前破案。 


TBC

【全职同人】遗迹-1

*特殊传说背景,大量私设,OOC

*慢热,剧情为主,CP未定

*更新不定,欢迎捉虫

——————————————————————————

罗辑抱紧了怀里的书包,加快向前的脚步。

他总觉得背后有人跟着他,而且越来越近,但是每次回头,身后却是空无一人。

深夜里的小巷,只有他一个人。

“呜……早知道就不听师兄们说的了,什么捷径啊,阴森森的好可怕!”

心底一边埋怨着同一实验室的师兄们,但是脚下的速度却丝毫不敢慢,更加不敢停下,因为他察觉到,有什么东西就快要贴到他身后了。

“哇——!”

一个不留心,整个人失去平衡,此时,罗辑才深刻的察觉到有个冰凉凉、阴森森、黏糊糊的东西缠绕在他脚踝处,这才是使他摔倒的真凶。

回过头,罗辑看到了,然后,整个人都快要被吓死了。

是一个半透明、浑身像是快要融化的女鬼。

“呃……呃……”

作为一个标准的唯物主义者、未来的科学家,罗辑从来不相信妖魔鬼怪这些东西,对于女生们业余时间谈论的鬼怪物语也只是嗤之以鼻。但是此时此刻,当事实展现在他的眼前的时候,罗辑的大脑彻底的死机。

“嘭嘭嘭。”

三枚子弹突然射进女鬼的身体,强大的推力让它松开了对罗辑的束缚,远远的倒在了一边。但是,子弹似乎没有对它造成太大的伤害,女鬼在地上匍匐了一会,就颤抖的爬了起来,而且……身体融化的更加厉害了。

“咦,好像还有两下子啊,不是一般的女鬼?”

一个含糊不清的男声从罗辑身后传来,带着苦涩的烟味,下一秒,罗辑就捂住嘴巴——他对烟味有些反感。

“啊抱歉抱歉,小同学不习惯烟味么,没事很快就能解决的。”

对方越过他,挡在他面前。此时,罗辑突然很痛恨为什么巷子里的灯光是这么的黯淡,导致他根本无法看清眼前这个男性。

短发、穿着看不清颜色的运动外套、手里拿着一柄长柄伞,罗辑仅仅能从他的声音判断出,眼前的男性不过二十多岁。

“喂喂喂,你们的职业素质到哪里去了,居然去袭击一个普通路人。”对方叼着烟嘲讽着,同时举起了手中的伞,对准不远处的女鬼。

“我……我恨……都是……混蛋……”女鬼似乎是在回答他,但是又似乎只是在自言自语,不过,他似乎一开始就没打算获得答案,只是纯粹的嘲讽。

“唔,还是快点解决回去吧,沐橙要等急了呢。”就这样说着,抓着伞的右手轻轻一抖,漆黑的枪口露出,对准了女鬼。“哒哒哒……”伞尖的枪口接连射出子弹,就像是格林机枪一样,带着银色的光芒打入女鬼躯体。

女鬼发出凄惨的尖叫,然后化成白烟彻底消失。

罗辑敏感的发现,女鬼消失之后,小巷里的灯光似乎明亮了起来,身子也不再像刚才那样冰冷僵硬。“谢……谢谢你。”罗辑愣了一下,从地上爬起来。

对方转过身来,罗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

这是一张很年轻的脸,脸色有点苍白,带着点虚胖,眼睛很明亮,带着笑意,嘴里还叼着根烟,罗辑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张脸。

对方揉了揉罗辑的头发,说道:“小孩子赶快回家吧,以后不要这么晚了还一个人走在路上。”说完,他扛起伞,朝着反方向离开了。

“那个!谢谢你!”罗辑大声说:“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对方只是伸出左手,随机的摆了摆,没有回答——或许是说了,但是罗辑没有听到。


——这是罗辑和叶修的第一次见面,在凌晨一点十四分的某个小巷里。

--------------------------------------------------------------------------------

“学长你实在太过分了!”

第二天上午,来到实验室的罗辑把昨晚的遭遇和实验室的师兄们说了之后,才得知真相。

原来,早他几年入学的师兄们都知道从实验楼会宿舍区有这么一条捷径,以前有很多学生会在赶路的时候走,但是,前几年就在那条巷子里发生了一件事——

有个女学生被他的男友叫到了小巷里,原本男方只是打算给女方一个惊喜,但是谁知道那天有几个喝醉的小混混看到了孤身一人的女生,于是惨剧发生了。女学生在反抗的时候,被某个小混混失手砸到了头。失血过多没来得及获救,导致女生死在了小巷里。

从那天之后,半夜里走在小巷的学生们总是会听到有女生在哭泣。一开始只是一个人、两个人,到后来似乎有越来越多的人都遇到了这件事。

罗辑的学长们一开始也只是想捉弄一下这个小他们好几岁的学弟,没想到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罗辑气呼呼的回到他的位置上去,没有理会学长们的道歉。

坐下来之后,罗辑的大脑里回想着的,却是那个扛着伞的年轻男子。

“他到底是什么人呢……”罗辑喃喃低语。

——————————————————————————

遗迹:2

TBC

《世界上的另一个我》-序幕1

*橙光游戏《世界上的另一个我》林诗颖线的剧本

*和《NANA》的漫画、电视没有任何关系

*想到哪里写到哪里,文笔有限,随时断更

*部分剧情内容与游戏当前设定有一定出入


---------------------------------------------------------------------

办公室里最后一个同事离开的时候,是晚上8点半。走之前,女性的同事还特意跑过来,“诗颖姐,今天的报表我已经做好发你邮箱了,麻烦你检查一下然后帮我交给霍总吧。”林诗颖无奈的点头答应,然后低下头,继续核对面前的数据。

做财务的,加班总是日常,不加班才是有问题。只是,加班到晚上八九点,还是有些离谱了。

揉了揉有些发疼的眉心,把核对好的数据、表格、报表打印出来,打印机的声音在空旷的办公室里面回响,然后安静下来。

“呼……快点把报表交了然后回家吧。”这么想着,林诗颖把东西收拾好,关掉电脑和打印机,抓起包包和文件就离开了办公室。


同事的报表和刚刚打印出来的数据都是要交给老板的,而老板的办公室就在财务办公室出门左转、走廊的尽头。

走廊的两边是秘书和其他部门经理的办公室,此时也都是关灯、锁门、空无一人的。走廊顶端暖黄色的灯光此时嫌有点不够亮,只是在林诗颖的身后投下模糊的影子。

走廊尽头的门,没有关好,明晃晃的灯光从门缝露出来,昭示着房间的主人此时正在办公室里面,或许是在工作,或许不是。

林诗颖却觉得有些奇怪。

他们公司的老板——霍冬宁今年30岁,单身、英俊潇洒、家财万贯,是名副其实的钻石王老五。和他“钻石王老五”这一的代名词一样出名的,是他对自己侄子疼爱入骨的“侄控”。

霍冬宁的侄子今年11岁,在市公立小学读5年级,是一个聪明、帅气的男孩。只要一到学校的放学时间,霍冬宁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公司里,而是开着车去学校接侄子,然后陪侄子吃饭、学习、睡觉。

那么,难道在办公室里面的,不是霍总,而是其他人?

就这么一想,林诗颖皱起了眉。她的报表并不是要交到老板的办公桌上,而是先交到秘书那里,由秘书统一交给老板。这个时候,秘书当然早就下班走人了,那么,她该不该敲门进去呢?

——选项一:进

——选项二:不进

  • 进:

屈起手指,敲了敲门,林诗颖在听到一声“进来”之后,推开了半掩着的门。

两人对视一分钟,林诗颖率先微笑、开口:“霍总,我把今天的报表拿过来了。”“哦,诗颖啊,还没有下班么?”霍冬宁放下手中的文件,看着眼前年轻貌美、知书达理的女性,温和的说:“报表是么,拿过来吧。”

第一次单独面对公司老总,林诗颖有些紧张,但是她掩饰的很好。刚来公司的时候,她就在上司的带领下见识了这位老板,对于老板能轻而易举的叫出她的名字,也不觉得稀奇。

“是。”她几步走到办公桌前,递上手中的文件。

“不知不觉,诗颖在这里也做了一年多了吧?”接过文件,霍冬宁没有离开投入工作,而是手指轻敲着纸面,同时开始闲聊。

“是的。”林诗颖虽然急着想回家休息,但是面对老板类似于闲聊的提问,她还是很得体的回答。

“还习惯么?和同事相处的怎么样?”

“还不错,经理对我也很好,同事们都很友善。”

“天天晚上加班累不累?”

“还好,我还年轻,挺得住。”

……

“有没有考虑,换个岗位?”

就这样来回的一问一答了几分钟,霍冬宁突然抛出这样一句话。

“诶?”林诗颖愣了,一时间想不明白对方问这个问题的目的。

“我……”就在她犹豫思考着该如何回答的时候,霍冬宁打断了她,“好了,太晚了,女孩子一个人太晚回家不安全,你还有别的事情要做么?要不要我叫司机送你回去?”

“不用了不用了,”林诗颖摇头摇的和拨浪鼓一般,“我家就在公车站附近,没事的。”


从霍冬宁的办公室走出来,林诗颖松了口气。

“不过,霍总问那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呢?”揣着疑问,林诗颖离开了公司。


  • 不进

犹豫了片刻,林诗颖悄悄转身离开。

那份要交给霍冬宁的文件,最终还是放在了他的秘书的桌面上。


-------------------------------------------------------------------

TBC

下一页
© 清泠 | Powered by LOFTER